您當前的位置:河北快三公式 >> 娛樂
文摘推薦——《黑格爾:人要尊敬自己,并自視能配得上最高尚的東西》
發布時間:2019-06-04
 

選自黑格爾《小邏輯——柏林大學開講詞》

賀麟 譯


在別的民族里哲學的名詞雖還保存著,但意義已經改變了,而且哲學的實質也已敗壞了,消失了,以致幾乎連對于它的記憶和預感一點兒也沒有存留了。哲學這門科學已經轉移到我們日爾曼人這里了,并且還要繼續生活于日爾曼人之中。保存這神圣的光明的責任已經付托給我們了,我們的使命就在于愛護它、培育它,并小心護持,不要使人類所具有的最高的光明,對人的本質的自覺熄滅了,淪落了。


但就在德國在她新生前一些時候,哲學已空疏淺薄到了這樣的程度,即哲學自己以為并確信它曾經發現并證明沒有對于真理的知識。上帝,世界和精神的本質,乃是一個不可把握不可認知的東西。精神必須停留在宗教里,宗教必須停留在信仰、情感和預感里,而沒有理性知識的可能。


知識不能涉及絕對和上帝的本性,不能涉及自然界和精神界的真理和絕對本質,但一方面它僅能認識那消極的東西,換言之,真理不可知,只有那不真的、有時間性的和變幻不居的東西才能夠享受被知的權利。一方面屬于知識范圍的,僅是那些外在的、歷史的、偶然的情況,據說只有從這里面才會得到他們所臆想的或假想的知識。


而且這種知識也只能當作一種歷史性的知識,需從它的外在方面搜集廣博的材料予以批判的研究,而從它的內容我們卻得不到真誠嚴肅的東西。他們的態度有些很像拜拉特[羅馬總督,審訊耶穌基督的官長]的態度,當他從耶穌口里聽到真理這個名詞時,他反問道:真理是什么東西?


他的意思是說,他已經看透了真理是什么東西,他已經不愿再理會這名詞了,并且知道天地間并沒有關于真理的知識。所以放棄對真理的知識,自古就被當作最可輕視的最無價值的事情,卻被我們的時代推崇為精神上最高的勝利。


這個時代之走到對于理性的絕望,最初尚帶有一些痛苦和傷感的心情。但不久宗教上和倫理上的輕浮任性,繼之而來的知識上的庸俗淺薄──這就是所謂啟蒙──便坦然自得地自認其無能,并自矜其根本忘記了較高興趣。最后所謂批判哲學曾經把這種對永恒和神圣對象的無知當成了良知,因為它確信曾證明了我們對永恒、神圣、真理什么也不知道。


這種臆想的知識甚至也自詡為哲學。為知識膚淺、性格浮薄的人最受歡迎,最易接受的也莫過于這樣的學說了。因為根據這個學說來看,正是這種無知,這種淺薄空疏都被宣稱為最優秀的,為一切理智努力的目的和結果。


不去認識真理,只去認識那表面的有時間性的偶然的東西──只去認識虛浮的東西,這種虛浮習氣在哲學里已經廣泛地造成,在我們的時代里更為流行,甚至還加以大吹大擂。我們很可以說,自從哲學在德國開始出現以來,這門科學似乎從來沒有這樣惡劣過,竟會達到這樣的看法,這樣的蔑視理性知識,這樣的自夸自詡,這樣的廣泛流行。


這種看法仍然是從前一時期帶過來的,但與那真誠的感情和新的實體性的精神卻極為矛盾。對于這種真誠的精神的黎明,我致敬,我歡呼。對于這種精神我所能做的,僅在于此:因為我曾經主張哲學必須有真實內容,我就打算將這個內容在諸君前面發揮出來。


但我要特別呼吁青年的精神,因為青春是生命中最美好的一段時間,尚沒有受到迫切需要的狹隘目的系統的束縛,而且還有從事于無關自己利益的科學工作的自由。──同樣年輕人也還沒有受過虛妄性的否定精神,和一種僅只是批判勞作的無內容的哲學的沾染。一個有健全心情的青年還有勇氣去追求真理。


真理的王國是哲學所最熟悉的領域,也是哲學所締造的,通過哲學的研究,我們是可以分享的。凡生活中真實的偉大的神圣的事物,其所以真實、偉大、神圣,均由于理念。哲學的目的就在于掌握理念的普遍性和真形象。自然界是注定了只有用必然性去完成理性。但精神的世界就是自由的世界。舉凡一切維系人類生活的,有價值的,行得通的,都是精神性的。而精神世界只有通過對真理和正義的意識,通過對理念的掌握,才能取得實際存在。


我祝愿并且希望,在我們所走的道路上,我可以贏得并值得諸君的信任。但我首先要求諸君信任科學,相信理性,信任自己并相信自己。追求真理的勇氣,相信精神的力量,乃是哲學研究的第一條件。人應尊敬他自己,并應自視能配得上最高尚的東西。


精神的偉大和力量是不可以低估和小視的。那隱蔽著的宇宙本質自身并沒有力量足以抗拒求知的勇氣。對于勇毅的求知者,它只能揭開它的秘密,將它的財富和奧妙公開給他,讓他享受。


1818年10月22日

摘自——微信《世界名著每日讀》


相關閱讀